成長的臨界點-Raúl Hernández《河床》

成長的臨界點-Raúl Hernández《河床》

 

如果要形容成長,你會怎樣拍攝?攝影師Raúl Hernández在攝影集《河床》之中,拍攝身邊一些變化無常、不能回頭的元素和環境,穿插幾張女性友人(是女友或前度嗎?)的臉容、毛衣和雙腿的照片。

 

已經乾涸的溪流,悲涼地曝露出河床,只剩下流水的痕跡;那些被掏空的樹木、林間一瞥短暫的陽光、一個靜淌水䨟。有黑白、有彩色,但瀰漫着一種物是人非的空虛傷感。正如攝影師在前言裏說:「當我們經歷不同階段時,無可避免來到一個臨界點,再不能回頭、不可後退。」

 

書中又引述美國短篇小說家及詩人卡佛(Raymond Carver, 1938至1988)的詩作《那些日子》(Those Day),原作是這樣的:「對,我記得那些日子/永遠年青,永遠是六月或者七月/莫莉把短裙提到膝上/我穿上伐木靴/我的臂膀環抱她的纖腰/我們歡笑着,一邊在玩/一二三-滑下/一二三-滑下/在溫暖的廚房中/周打魚湯或鹿肉扒/在灶上,玫瑰插在睡房旁邊。

 

在放牧之地對面,我們在夜裏聆聽,雷爾尼河的流水聲/啊,我多麼想,成為那些帝王鮭魚/衝刺、跳上瀑布、返回!/不成為塊狀或片狀/漂流、漂流。」

 

NT

 

https://store.thesaltyard.hk/collections/europe/products/riverbed